杜撰。

再不写东西是傻逼。
实力不济,一点都不佛。活的予盾。
写片段,左雷在线,其他随机。
不会说话,不想思考。
本位是普英。
永远都对右雷五雷轰顶谢谢。

雷安 写给2035。

#对我盲狙的一卷,真的没毛病。
#原来想写至少上万的短篇,也能把故事讲的更清楚,但我……懒。(以后可能会写吧。
#所以成了安视角的书信体。体裁和能力双重压迫下,它不仅短,而且暧昧不清。总的就是。事儿没讲清楚。而且……一个皮雷的写的好安嘛?!


ok?——


Dear Ray :

展信悦。

冬天早已是过去了,春天也拖走了它的尾巴,如今是夏天。现在很热,打开窗子的时候穿阳光会蜂拥而来,我想是时候写封信给你了,邮递员会帮我把它从绿邮筒里拿出来,送到你的面前。

你看到这些字的时候,时间——今年,是2035年。虽然我啊,过去有幸参加过你的成人礼,但这又有一个轮回过去,没想到我与你居然已经隔了那么远了。许久之前,你还会拿自己是2000年出生的世纪宝宝来嘲笑我,还记得吗?现在我想你已经长大了吧,已经是个非常成熟的男人了吧,或许还有妻子、儿女,还有从你老爹那继承了雷氏集团……可恶,这么说实在是令人羡慕,明明不过是个混蛋的你,怎么就活的风生水起呢……怎么我当年就没能制裁恶党成功呢。

不,我想我知道原因。对,我知道。你知道吗?你想知道吗,雷狮?

当然,你的回答我大概也清楚。“没兴趣”,不过如此。

嗯……我们是在零几年认识的来着,啊对,是零八年汶川大地震和北京奥运同时存在的2008年,这样听来也算是个传奇的年份吧?……是是是,我就是个二十世纪的老古董,雷狮你啊,什么时候才能认清楚我是1999年出生而非“二十世纪”。

跑题了。师傅说信是值得好好对待的东西,我会好好写,如果你收到了就……千万不要扔掉。

零八年是如何相识的来着?想想似乎是很俗套的影视剧情呢(虽然我并不怎么关注那些东西)。说来还应该感谢你,如果没有你,我大概已经永远的留在2008年了。虽然从认识你到现在,那件事是唯一一件可以称之为善良的事,虽然之前的我一定感谢过你,但还是容我再说一次吧,好吗?

谢谢你,雷狮,谢谢你冒着风险找出了废墟下的我,谢谢你,因为你,我才能成为汶川灾难的幸存者。

真要说起来,2008年绝对是悲欣交集的一年。我想你也记得,即便是八岁的你和九岁的我,也还是为奥运会而欢呼。汶川后不到三个月,那是我们的再会吧,就算是两个小孩子,不也是能在重逢中喜悦,并称之为“再会”吗?不许笑话我,我哪有什么古怪……这明明是你这个人太恶劣了而已。

不过运动项目对小孩子实在是没有什么吸引力,我记不太清……,那之后你是不是把我带去了什么地方,害得师傅一顿好找?

早就说你恶劣了。

你这个人啊,还老是耀武扬威的。虽说雷三少爷(现在该改口叫雷总了吧)的确有过人之资,考试还老是紧紧地压我一头,但是你也不用刻意跟我显摆!2013年,我知道,因为打工的原因我没法第一时间看到天宫一号的太空授课,你也不用特地跑来把我拽走摁住然后开讲吧?那次你可是害的我被扣了工资!不是我说,而且——反正不是第一次说了,这时候我也不怕你了,有本事就来找我进行打击报复。雷狮,你他妈是不是脑子有病?!

绝对是吧,连金他们都十分认同,恶党。

后来后来,网络在这块大地上高速发展,你在沉迷游戏的同时不忘祸害我。好啦,我知道你这时候又要说“看你玩的不也很开心嘛”。的确如此,如果不考虑和你这家伙一起打游戏的危害,我想我是会由衷地快乐的。

由衷的开怀大笑。

然后啊,玩儿着玩儿着,高中三年就过去了,像“刷”的翻过去的纸张。

今天同样是高考日哦。我是说,我动笔的这天。还记得你当初是怎么高考了吗?前一天晚上拉着我去喝酒,理由是什么——认识这么多年高中又同班三年,咱俩的缘分妙不可言——当时我并不想承认这缘分,但是责任心迫使我无法抛下你,不看着你点儿,万一次日缺了考,不仅你鼎鼎大名雷狮脸面丢尽,就连我——班级的班长,还有班主任,每一个同学,甚至你的表弟卡米尔,或者佩利他们,也多少都会面子上挂不住了吧。

这才是我答应你的理由,我想你不会误会吧?

那之后发生了些什么,你还记得吗?虽然你这家伙从小就有病,但我并不觉得那会影响你的记忆,试着想想 发生了什么,能想起来吗?那么重要的记忆,我觉得你得……也可以回想起来。

……怎么样,想起来了吗?

……当然。真抱歉啊,写到最后,居然开始自说自话起来。不过也没关系吧,反正古旧的绿色邮筒早就不干了,邮递员也早就辞了职,反正你这家伙……也已经摆脱痛苦去了星河之上啊。

收到这封信的你是2035年的你。如果真的有转世轮回一说……那么你就坐在考场上了吧。我啊,我就知道,你从来不曾误会我。你这家伙。这是你欠我的。你这家伙!

……对不起。我爱你。

yours,
Anmixius.
6.7.2018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