杜撰。

再不写东西是傻逼。
实力不济,一点都不佛。活的予盾。
写片段,左雷在线,其他随机。
不会说话,不想思考。
本位是普英。
永远都对右雷五雷轰顶谢谢。

雷瑞 爱情片

#短练习?

夏日的轰鸣。

热度攀升的空气在颈侧回旋,与人的吐息混淆在一起,给皮肤涂上一层薄薄的汗液。

手指相扣扯不开。格瑞保持和高他一头的雷狮走在同一水平线上,紧紧相贴的胳膊与手指将汗水都混淆,反而在炙热中突生出股凉意。

这么热的天,街上的行人依旧不少。与顺着商业街前行的人不同,雷狮只是在电影开场前拖着格瑞瞎转悠,大抵是并不复杂的心情。

嗯。好像怀揣重型武器在人群间轻快穿梭,无人知晓真相。

这样的比喻也还不错?雷狮想着却被突然停下的格瑞扯着踉跄了一步,紧接着是夏日中温度依旧偏低的声响:“到时间了。”

要是被他人所获知,岂不是让人惊叹又觉合情合理,仿佛命中注定?

似乎还沉浸于幻想中。“啊?”这是雷狮的回应。

格瑞看向雷狮的眼睛,也不打算再说一遍。他轻扯对方,对方就顺从地跟他一起迈开脚步往回走。雷狮拿另一只手拔开格瑞黏在脸侧的白头发,指尖的触感在格瑞心头晕开。

“刚才在想什么?”

这句话从旁飘起。雷狮紧了紧十根手指,几乎没经思考就做出了回答:“想你啊。”

雷狮跟在格瑞身后检了票,放映厅充足的冷气让肌肤上的汗液蒸腾出冰凉。座位在最后一排,踩着阶梯向上走的时候雷狮继续话题,“不让?”

“……随你便。”

这场电影人气似乎不高。以中心的座位开始,观影的人逐渐减少。而与前半块儿座位尚且可以视为勉强填满的情况不同,后半块儿——尤其是最后的三四排,稀稀拉拉的只有三个人。

而这三个人其中就有雷狮和格瑞。要是想的话,他们俩可以独占整整两排座位。

是什么片子呢。雷狮无心看电影,时不时瞅眼格瑞——对方倒是看的很认真。一段时间过后,雷狮开始毫无顾忌地看起格瑞来,好像那才是场盛大的电影。

是爱情片吧。

直到格瑞的眼皮开始打架。雷狮看着他的眼晴在睁与闭之间来回挣扎,紫色的光辉闪闪烁烁。原本就无心看的电影此时更是被雷狮抛于脑后。他知道格瑞也并非多喜欢这片子。

雷狮了松开紧抵的手。在格瑞的错谔中雷狮复又抬手将对方拉入自己怀中。不是恋人太过娇小,而是两人的身材恰到好处,适合一个将另外一个圈入手臂间。

格瑞小幅度的挣扎未果,尚带困意的声音自口腔中出来,从下巴处钻进雷狮的耳朵里:“你干什么。”

“看你犯困,这样好睡觉。”雷狮说。

闻言格瑞沉默了一下,声音和身体都是。这之他动了动身体找寻了更舒适的姿势,头皮紧贴雷狮的皮肤。

不过雷狮并没有他说的话那么老实。他好心情的在格瑞身上上下摸索,衬衫恰到好处的贴合在躯体上。雷狮拿一只手环住了对方窄窄的腰。

格瑞皱眉却没有动,双臂反而环上雷狮的脖子,只是用气音警告男人:“睡觉。”

评论(2)

热度(34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