杜撰。

再不写东西是傻逼。
实力不济,一点都不佛。活的予盾。
写片段,左雷在线,其他随机。
不会说话,不想思考。
本位是普英。
永远都对右雷五雷轰顶谢谢。

卡米尔不知道该如何形容那种东西。

雷狮的手臂因为要拿东西而从他身边穿过,白花花的手臂在卡米尔脸侧轻触,带着丝所谓年长者特有的气息。卡米尔不知晓该如何具体描述那种气息,也拿不出一个专有名词来称呼它。即便他总是沉浸于书本中,总被雷狮的仆人奉承说知识渊博。

但是那一刻,雷王星六点多种的光景,还未上桌的晚餐昭示着二人的饥肠辘辘的那一刻。

卡米尔唯一清楚明了的是,自己想要吻上去。

他微侧过头,嘴唇离肌肤的距离不过薄薄一张画纸的距离。

想要吻上去。

想要。

差点。

评论

热度(13)